快眼

第四百四十三章 請退位!

    天淵國的軍團系統,與其他國度不同。

    從大司馬到各基層將領,都需要有兵符才能調動兵馬。

    認符不認人的傳統,由來已久。

    所以,即便是統兵大司馬,如果沒有兵符的話,也很難調動一兵一卒。

    而如這些高級將領一般,對大司馬擁有絕對忠誠度的,畢竟是少數。

    徐逸拿來的這些兵符,都是眾人原本自身所配的,擁有調動各方軍團,以及逐鹿城守軍的作用。

    被國主收繳回去后,本蓋在兵庫里妥善保管,有一位九品宗師境強者看護,沒人能悄無聲息拿出才對。

    可在超凡境的徐逸面前,再嚴密的防護系統,都等同虛設。

    大司馬臉色慘白,毫無血色。

    他艱難邁動步伐,往前了幾步,然后拱手彎腰,行了一個九十度的打理:“南王。”

    眾人茫然。

    天淵,可沒有什么南王……

    陡然,眾人心頭一突,緊接著便有一股寒意,從脊梁骨直沖頭頂。

    南王?

    天龍的南王?

    徐牧天!

    “不要慌。”

    徐逸溫和的笑著,在石凳上坐了下來。

    舉手投足間,不怒自威。

    “天淵國,很慶幸有你們這樣一群不屈的鐵血戰士,但可惜的是,你們已經無力再為這個國度效勞……本王并非想要你們背叛天淵國,只是問問你們,龍鳴算不算天淵國皇室血脈?”

    大司馬渾身亂顫,不卑不亢道:“當然算,但南王無權干涉我天淵國的皇位更迭。”

    跟聰明人說話,會很省事。

    徐逸免去了無用的廢話,道:“我天龍南疆,三百萬大軍,宗師境過萬人,戰神級以上強者六位,本王,超凡境。”

    大司馬雙腿發軟,顫得更厲害,都快站不住了。

    他知道徐逸的意思,如果說徐逸無權干涉天淵國的皇位更迭,那就直接率領大軍滅了天淵國。

    這不是威脅,而是徐逸平鋪直敘里,說出的一個事實。

    “當年龍鳴一脈,當真是因為叛亂失敗,才被迫逃離的嗎?”徐逸問。

    大司馬失魂落魄的道:“不是。”

    “天淵國主龍嘯風,聽信讒言,冒天下之大不韙,行逆流之舉,不配再為一國之主,本王打算扶龍鳴登上國主之位,如此可保天淵不滅,百姓不用再受戰亂之苦,流離失所。”

    徐逸淡淡道:“你等意下如何?”

    大司馬頹然點頭:“沒有意見。”

    “大司馬!”眾將領驚呼。

    “諸位!”

    大司馬轉身,對一眾出生入死的兄弟說道:“天淵國,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時,國主他倒行逆施,才剛退敵,就要斬有功之人,確實已經不再有資格為一國之主,我們,忠誠的是天淵而非他個人,龍鳴姓龍,也是天淵皇族血脈的傳承者,他在對抗蒼茫的大戰中,所有表現,我們都看在眼里。”

    “文有謀國之略,武有宗師之風,如此人物,必然能帶領我們天淵走向更好的生活!本司馬在此,第一個表態,支持龍鳴取國主而代之,你們呢?”

    眾人彼此對視,沉默不語。

    “天龍從未對天淵動過手,危難之時,是龍鳴與費武兩位南疆軍師挺身而出,國主是恩將仇報啊!你們還在猶豫什么?”

    眾人齊齊單膝跪下:“我等支持!”

    “收兵符!”

    大司馬一聲令下,所有人都將各自的兵符抓在了手里。

    徐逸緩緩起身:“本王很愿意一直旁觀。”

    說著,徐逸身形一閃便消失不見。

    大司馬滿嘴苦澀。

    徐逸說很愿意一直旁觀,這是在給他們施壓。

    如果他們搞不定的話,徐逸出手,很可能這逐鹿城,要血流成河!

    沉默了良久,大司馬深吸一口氣,目光里透著凌厲之色:“齊山。”

    “末將在!”

    “你領兵將龍鳴費武二人安全帶出重犯天牢,再趕來皇宮!記住,此二人絕不容有失!”

    “末將領命!”

    “其余兄弟,我們……”

    大司馬堅定不移的邁出了步伐:“逼宮!”

    逐鹿城,氣氛突然就變得凝重起來。

    踏踏踏……

    一列列大軍,從四處城門涌入。

    逐鹿城的守軍,則將皇宮整體包圍。

    大司馬為首,所有高層將領跟在身后。

    穿金鎧,配權劍,挺直脊梁,大步而行。

    皇宮內,禁衛軍一退再退,面露驚惶。

    從高空看下去,滿城盡是黃金甲。

    穿銀色戰甲的禁衛軍,已經被逼迫得退到了議國大殿周圍。

    “林兄,還記得我二人當年誓言么?”大司馬遙遙對禁衛軍統領喊道。

    “大司馬,誓言猶在耳,是你變了心!”禁衛軍統領厲聲道。

    “本司馬忠誠天淵之心,日月可鑒,何來改變?今日,本司馬只為天淵國萬萬百姓,恭請國主退位!”

    “反賊!說得好聽!你想坐那位置,還不夠資格!”林統領怒吼。

    大司馬搖頭道:“本司馬自然不夠資格,也不會覬覦國主之位,恭請新皇!”

    大軍分立兩旁,一身素色長袍的龍鳴,緩緩走來,出現在禁衛軍的眼前。

    “本人龍鳴,父,龍四皇子。”

    林統領大驚:“四皇子的兒子?”

    “家父常說,關山點酒,千秋入喉,年少誰不逞風流?林統領,您還記得嗎?”

    哐當。

    林統領的佩劍掉在了地上。

    熱淚瞬間奪眶而出。

    林統領與四皇子,曾為主從,實則莫逆之交。

    四皇子說過很多次,他不愿意參與奪嫡之爭,只想縱馬揚鞭,開疆擴土,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再馬革裹尸,落個史書美名便足夠。

    關山點酒,千秋入喉,年少誰不逞風流?

    四皇子除了與他,再無對其他人說過。

    更何況,龍鳴的長相,與其父也已經是八分相似。

    看到龍鳴,已入中年的林統領,仿佛看到了年輕時候的四皇子。

    大司馬松了口氣。

    他本以為注定會有一場血戰廝殺。

    林統領此人,也當得上忠勇無雙,大司馬惺惺相惜,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愿意跟林統領刀兵想見的。

    默默的,大司馬看向面容淡然的龍鳴,暗道:“他為天淵國主,或許真會萬眾歸心。”

    嘎吱……

    議國大殿的殿門,敞開了。

    龍鳴率先邁步而入,直視龍椅上的龍嘯風。

    他身后半步,左有大司馬,右有林統領。

    天淵國兩大武將重臣,顯然都已經表態。

    一眾文臣,連同徐紀在內,驚駭萬分。

    不見一滴血,已然到了這般地步?

    龍鳴朝面色難看至極的龍嘯風拱手:“九皇叔,請退位!”
真人捕鱼下载 浙江6+1体彩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推荐号码 381818自小姐中特+开奖一 快乐10分中奖奖金 江苏11选5技巧经验 平特一肖生肖图片 股市 股评 福建11选五5走势 求一个赌博的网址 七星彩加急版互换专区 青海11选5电子走势图 快三3稳赚技巧钱绝招 江西时时彩前三综合走势图 如何选股票配资平台 河南快三投注 秒速赛车pk10直播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