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88章 一首詩殺破安邑一條街。

    秦國與魏國風云大起,而諸國觀望。

    在諸國之間,以及江湖各大勢力之中,任何的聯盟都是脆弱的,遠遠沒有利益來的重要以及吸引人。

    所以,曾經的六國盟約只不過是一場空談。

    這一刻,嬴渠梁下令黑天王與花滿樓前往安邑營救,而與此同時,魏國之中,上將軍龐涓率領十萬大軍橫擊安邑之中的江湖勢力。

    一時間,風雨欲來風滿樓,江湖之中也不安分。

    這樣的局勢,最有利的一個人不是別人,而是龜縮在洞香春之中的嬴季昌。

    “少公子,現在的安邑雖然放守依舊森嚴,但是比之以前,卻是有所不如,若是想要殺出去,龐涓前往征伐江湖,正是我等的時機。”

    看了一眼李青蓮,嬴季昌搖了搖頭“龐涓雖然有了,但是魏國之中并非沒有高手,至少魏國的護國者還在。”

    “等櫟陽的消息,一旦護國者有人牽制,我們殺出去安邑”

    相比于之前,這個時候的嬴季昌變得更加的成熟,心中的悍勇之心不減,但是,更比之前少了一絲少年的意氣。

    “少公子,別來無恙啊”

    一個聲音落入嬴季昌的耳中,讓他眉頭輕皺,隨及舒展開來。這個時候,嬴季昌沒有想到居然這位會來。

    “花樓主,既然來了就現身吧”

    對于花滿樓的聲音,嬴季昌記憶猶新,這是他接觸的女人之中,修為最為強大的一個,而且也是天一境界的強者之中,與他接觸時間最多的人。

    話音剛落,一道絕美的身影便出現在了雅間之中,只是看向嬴季昌的美目之中布滿了震驚“區區幾個月不見,少公子已經達到了如此境界,當真是驚世駭俗。”

    “僥幸而已”

    輕笑一聲,嬴季昌對著花滿樓到了一盅酒,道“花樓主,與黑伯一道前來,看來黑伯被魏國的護國者欄下了。”

    “只是花樓主可否感覺到了在安邑之中,除了洞香春之中,可還有天一境界的強者”

    天一境界的強者,這關系到嬴季昌四人能否安全離開安邑,故而,這一刻,嬴季昌很認真的朝著花滿樓詢問。

    他相信,在天一境界的強者之中,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氣息。

    “有”

    美眸盯著嬴季昌,有些詫異,更有些驚訝“巍巍一國,你當真以為只有一個天一境界的強者么”

    “你真當歷代君王全部都像獻公一樣駕崩了”

    “別說是中原第一大國魏國,就算是你秦國也不止一個天一強者,只不過明面上只有黑天王一人罷了,現在的你還很弱,之前更是尚未踏足修士的領域,更不會告訴你這些。”

    花滿樓一句話,掀開了他心中的疑惑,畢竟一個秦國江湖之中,便有數位天一境界的強者,而諾大的秦國之中,卻只有一個重傷垂死的黑天王。

    只是這對于嬴季昌而言,算是一個壞消息。

    這意味著他們的離開,將會變得更為艱難,畢竟朝廷與江湖之中,對于他們的蹤跡更感興趣。

    “一刻鐘時間,攔下他們一刻鐘”

    嬴季昌深深地看了一眼花滿樓,道“只要一刻鐘時間,本公子就可以殺穿安邑,然后從容離開。”

    “好”

    花滿樓沒有提報酬,便答應了下來。

    實際上,只要是秦國江湖之中的天一境界的強者,只要是沒有死仇,見到了此刻的嬴季昌,都會相助。

    有時候,人情債才是最難償還的。

    嬴季昌背后的人,可以修煉的丹藥,而本身又是一個絕世天才,短短數月,連破兩大境界,十八小階由此可見一般。

    “素容,你與青若一道,本公子與青蓮一道,殺穿安邑”

    “諾。”

    這一戰,生死各安天命。

    涂山素容與青若也是俏臉凝重,他們修為雖強,卻也不及天一。

    這一刻,聞及花滿樓口中的秘辛,得知一國之中天一境界的強者絕對不止于護國者一個,眾人心中不免有些壓抑。

    “堂堂百花樓主到來,老夫有失遠迎,還望見諒”

    嬴季昌等人剛走出洞香春,半空之中一個老者笑瞇瞇的攔下了花滿樓,驟然之間,嬴季昌又成了孤家寡人。

    “少公子刺王殺駕,無視我魏國律法,請吧”

    魏國廷尉帶著一幫人,法家之力浩蕩,法刃雖小,卻在半空之中激蕩,帶著一股審判的凌然氣度,很顯然,在他看來,這一次的嬴季昌根本逃不掉。

    聞言,嬴季昌運轉大品天仙決,法家經典在腦海之中不斷的浮現,恐怖的律法氣息充斥整個天地,這一刻,嬴季昌仿佛化神法圣。

    “規矩既設,三隅乃列。”

    一語落下,半空之中浮現三道法刃以閃電般的速度斬向了魏國廷尉,與此同時,嬴季昌手中天荒帝戟斬出,九天飛星戟法施展而出。

    “噗”

    兩道法刃中肩,一道抵消了廷尉的法刃,嬴季昌最巔峰的一戟,直接是將頭顱斬掉,這個時候,青若等人已經將洞香春門口的人全部斬殺。

    “賊子束手就擒,否則殺無赦”

    這一刻,洞香春四周的民居之上,出現了一隊隊的大軍,箭矢在太陽光下閃爍著冰冷的光芒,只是嬴季昌卻笑了。

    “如今龐涓不在,就憑爾等也敢攔我”

    冷笑一聲,嬴季昌大喝。

    “殺”

    天荒帝戟進階需要九百萬生靈的死亡祭奠,嬴季昌根本不懼殺戮。畢竟天荒帝戟變強,他的戰力也能變得更強大。

    這一刻,嬴季昌體內的靈氣轉化為浩然正氣,一道光明正大的浩蕩之氣沖天而起,與此同手機,嬴季昌以天荒帝戟為筆,浩然正氣為墨,一首詩橫空出世。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后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嬴季昌邊寫邊吟,體內的浩然正氣沖天而起,與天地之間的浩然正氣融合,一朵朵菊花出現在半空之中,將民居之上的將士籠罩。

    這一刻,恐怖的殺機仿佛能夠擊穿天地。
真人捕鱼下载 广东11选五中奖规则 山西快乐十分50期 陕西快乐10分选号技巧 万科a股票分析论文 黑龙江11选5组选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是真的吗 中国教育资源分配现 大乐透杀号定胆 理财知识入门基础知识 玩快三稳赚技巧口诀 044期3d试机号 股票分析师为什么会免费推荐股票 大发快三彩票平台 时时乐上海开奖 黑龙江体彩6 1中奖规则 内蒙古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