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一百八十六章 辦案(一)

    總之縣令的意思很明確,就是這些衙役在林皓宇的案子沒有結清前,統一聽從林皓宇一家人的安排。

    這一次審案子并沒有公堂審案,而是下一次開堂就是結束的時候,案子的時間只有半個月,半個月查不到那就代表著只能下一次再查,所以這三十天很寶貴,林皓宇必須拿出對自己有利的證據。

    而想要拿到證據,就需要再去書院一趟,林皓宇還記得當初人贓并獲,其中還有學院的一個夫子主張報案的,這個夫子林皓宇也絕對不能放過,還要查當時在場的幾個人現在都在哪里,所以這書院必須得去一趟。

    這個書院在鎮和縣的邊緣,同樣只要是縣也是縣令大人管轄的地方,所以接下來林皓宇和林溪還有王昭霖并沒有去,而是開始商量一系列的計劃,和拿到證據,抓出犯人的主意。

    鎮上的公子酒樓,一個包間門外站著一排的衙役,里面坐著林溪,林皓宇,還有王昭霖和小路更。

    幾個人依次坐下,又讓掌柜的拿過來紙和筆放在桌子上,林溪把墨水磨了磨。

    弄好后林溪拍了拍手掌“嗯,接下來我們要為你找證據了,那么二哥你有沒有什么想法要給我們說的那,我們大家伙也想要聽聽你的主意。”

    林溪說著余光瞅著林皓宇,接下來只需要林皓宇把他的想法說出來就可以了。

    林皓宇突然嚴肅了起來,手中拿起毛筆在紙張上寫出了幾個名字,又回憶著說道“我覺得這一次我們可以先去找鎮長,在啟程去書院一趟,畢竟這件事情是在書院發生的,尤其好好的查一查這幾年,那幾個當初陷害我的人是否還在書院,并且把當初那個主張告衙門的夫子也一并提出來審問,再一步步的讓他們說出實話,揪出這背后的主使之人。”

    這幾個人陷害他的人要是在書院那正好,不過林皓宇肯定其中有一個人那肯定在學院呆不了多久,那個人就是丟掉玉佩那個,他好像是鎮長的兒子,只不過他的學習并不好,所以林皓宇決定把最難辦的放在第一個辦。

    “鎮長的兒子?”林溪沒有想到這里面還有鎮長的兒子參與。

    這個鎮的鎮長林溪沒有多大的了解,既然如此,子不教父之過,那就先啟程第一部就是去鎮長的府里,讓他的兒子再次對質。

    對于害自己家的人,林溪也從來不會手軟。

    “是的,這當初我和鎮長的兒子是在一個宿舍住的,那玉佩也是他的。”仿佛看著林溪眼中的疑惑,林皓宇至今提起來還有些咬牙切齒。

    如此說來林溪也明白,這其中肯定有鎮長兒子的手筆。

    因此林皓宇在紙張上寫出了鎮長兒子郝金澤的名字。

    “目前我們除了要調查鎮長的兒子,還有那個夫子外,最重要的是除了鎮長的兒子還有那個夫子,還有別的人在場,那些都是指認過你的人,這些人或許成為我們這一次替你討回公道的重要線索,你想想還有那幾個人分別是誰?”王昭霖再次負責又替林皓宇細細的分析著。

    林皓宇當年的記憶猶存,另外于此同時,鎮長也收到了一封來自縣令的信,同樣收到的還有一個村子里的里正,還有準備過完今年去考狀元的學生,總之身份各一。

    來人把信封遞給了鎮長,鎮長只知道這封信是縣令給的,可是不知道是什么,還是拆開信封一看究竟。

    起先鎮長認真的翻閱著信封還能冷靜,可越往下看越心揪,氣的把信一把拍在了桌子上。

    “逆子,這個逆子呀,真是白養這個逆子了,枉費我這個父親的一直栽培呀,真是逆子。”鎮長是這次真的是又氣又害怕。

    上面的信封表明上次的玉佩案件,是他的兒子親自布局,如今人家已經有京城的王爺撐腰,現在要重新審查,至于解決方法縣令沒有提,只是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鎮長,至于剩下了縣令就不管了,這樣也算是鎮長多年孝敬他的回報。

    這,這該怎么辦,這在過幾天就是鎮長位置重新篩選的時候,要是這個時候被競爭對手抓到,或者往王爺那里一告,那他的鎮長還能當成嗎,可是一個王爺同樣鎮長也惹不起。

    打定主意,鎮長讓下人去院子里把大夫人,還有二姨太,三姨太,還有大公子,二公子,三公子通通叫到了客廳。

    這鎮長這一生目前總共有三個兒子,正室生的是三公子,這二房先生的大公子,三房也是生的二公子,可以說三公子是正式含辛茹苦生下的獨生子,自然是對郝金澤倍加寵愛。

    鎮長的三個夫人,還有三個兒子聽說鎮長要叫他們過去,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幾個人收拾打扮了一番,按照嫡庶尊卑依次都坐了下來。

    鎮長是這個家的一家之主,看著所有的人都坐了下來,目光不善的看著大夫人還有三公子郝金澤才朗朗開口道“所有人都坐下,讓三公子給我跪下。”

    這口氣聲音不重,可是鎮長現在的狀態,就已經說明他是生氣到了極點。

    這吩咐大夫人的瞬間驚變了臉。

    郝金澤也不明白為什么爹會發這么大的氣,還是主動的乖乖跪了下來。

    鎮長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兒子就是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伸手就是一個巴掌對準郝金澤的臉就扇了過去。

    郝金鳳這幾年好色,幾乎被掏空了身體,經鎮長這么一打,郝金澤的嘴角就出了血,狼狽的趴倒在地。

    這一驚變,嚇的大夫人趕緊離開作為,上前把郝金鳳給扶了起來。

    “老爺,你這是干什么,他可是你最疼愛的孩子,你平常都不下手打他的,怎么今天突然對咱兒子下手這么重,咱們有話可以慢慢說呀。”鎮長的大夫人也是被鎮長這樣子弄得戰戰兢兢的。

    是呀,這是曾經最疼愛的兒子,可是讀書沒有老大有天分,經商沒有他長兄有天分,只能想著下一任鎮長投個門給郝金澤,而鎮長的預選名單已經填上了,這關鍵當年的案子已經開始翻案了,一旦查出來,自己的兒子就要被抓,這家里的鎮長名單里可就不會有郝金澤了。

    一想到這都是大夫人給慣出來的,鎮長氣的臉色就沉了下去,恨鐵不成鋼的指著大夫人“你兒子做了什么事情,你還敢來問我,都是你兒子辦的好事情呀,枉費我把他的名字填入鎮長候選名單,

    可是他那,他是在外面到處給我惹麻煩,如今這麻煩估計他的鎮長候選也要泡湯,這說不定嚴重的話就連我這個鎮長也要受牽連呀。”

    鎮長夫人的這一頓罵不經意間爆出了一個料,就是鎮長的下一屆很有可能是給郝金澤當,幾個坐著的兩個兒子聽了憤憤不平,這父親實在是太偏心了。

    這真的是讓他們無言以對
真人捕鱼下载 上证股票代码 广西快乐十分21选5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青海西宁快三app 3D开奖号码152 今日上证指数000001 王中王六肖必中特 股票短线买卖技巧 四川股票配资公司 排列三开奖结果最快 北京快乐8漏洞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视频 福利彩票中奖查询结果 手机炒股软件下载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牛 安徽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