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三百六十四章 多出來的人

    之前顧誠以為那東西就是一團草,只不過長得比較像頭發而已,畢竟粗長程度都不是正常頭發能比的。

    但等到金萬山走過去的時候顧誠卻發現,那團草竟然在詭異的輕微蠕動著。

    不過此時顧誠喊出來也已經晚了。

    在金萬山靠近那團草的一瞬間,這些頭發一樣的草竟然瞬間暴漲,直奔金萬山而去

    金萬山畢竟是宗師境界的存在,面對這種突如其來的攻擊也沒有任何慌亂。

    他手捏印決,瞬間庚金之氣在他周身彌漫著,化作無邊銳氣風暴席卷周身,倒是跟萬仞歸墟有些像的,不過萬仞歸墟是攻,而金萬山則是守。

    不過接下來金萬山的面色卻是猛然巨變。

    他的庚金陰陽遁所凝聚出的銳氣可以斬斷尋常玄兵,但是在面對這詭異的頭發時竟然無法將其斬斷,那頭發居然有著驚人的韌性。

    圓德口誦佛號,周身佛光罡氣化作梵文印決直接落下,頓時將那發絲炸裂了一大片。

    與此同時,周圍石壁的角落當中那些發絲也都向著在場的眾人籠罩而來,其中一名神霄霹靂堂的弟子一時不查之下被那發絲整個包裹在其中,瞬間便被吸成了干尸倒在了地上,根本就沒有給眾人半分去解救的機會。

    “別用鋒銳的力量去斬擊換成其他攻擊手段將其擊碎”圓德在一旁大吼著。

    在場的都是宗師級別的高手,自然是一瞬間便看出了這東西的弱點。

    但問題是看出來也沒用啊。

    像是金萬山和譚自在這樣的,他們根本就沒有其他手段。

    不過這些發絲的力量也不是那么太強,金萬山等人雖然沒有力量將其撕裂斬斷,但還是有辦法閃轉騰挪的。

    顧誠將須彌陀鎮世經的力量催動到最大,煉化了金剛舍利之后,就連須彌陀鎮世經的修為都明顯提升了一大截。

    靈山大手印轟出,佛光席卷一大片,直接在那快把洞窟都遮掩的發絲中轟出了一條通道。

    一旁的圓德也是緊跟著出手,把顧誠所打開的通道給擴張到最大限度。

    不過圓德卻是一邊出手一邊看向顧誠,神色有些復雜。

    他身為分寺住持,脾氣倒是沒有總寺內的一些人性格強勢霸道,但看著顧誠用出他禪宗先輩僧人的功法來,他還是感覺到有些別扭。

    其他人順著兩個人所擴張出來的通道直接將速度提升到最大限度,不知道跑了多遠,這才沒讓那發絲給追上。

    金萬山面色難看道“這些究竟是什么東西我在它們身上可沒感覺到任何鬼氣。”

    大家可都是宗師級別的人物,做事自然也不會那么的冒失的,金萬山之前敢去動那些東西也只是因為他并沒有在那些東西的身上察覺到任何鬼氣,確定了那東西不是活物之后他才敢動的。

    結果誰成想這么快就被現實給打臉了。

    顧誠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咱們都沒在那東西身上感覺到任何邪異的氣息。

    不過這里可是地獄道,是傳說中的邪異之地,任何東西都不能用外界的常理來看待,所以還是謹慎小心一些為妙。”

    眾人點了點頭,繼續前行著。

    地獄道當中的通道再往前便已經看不出來人工挖掘的痕跡了,更像是一個天然的溶洞一般。

    而且這些通道幽深狹窄,幾乎走個百丈的距離便要拐一個彎,層層疊疊,眾人走了幾乎有六七個時辰,但前面卻什么都沒有。

    “我們走了多長時間了”燕北宮忽然開口問道。

    在場的眾人一愣,隨后便反應過來燕北宮是什么意思。

    他們在這里走了六七個時辰,結果前面卻是仍舊沒有盡頭,以他們的腳力這六七個時辰能走多遠

    就算他們已經在這里小心翼翼的放緩了速度,那也有上百里的距離了。

    這通道雖然看似是筆直的,但實際上卻是傾斜向下的,也就是說他們現在應該處于幾十里深的地下,正常就算是一些擅長遁地秘術的修行者都不會來到這種深度的地下的。

    最重要的是他們走了這么長時間,除了那發絲之外,他們竟然沒有遇到一只鬼物,遇到任何一丁點的危險。

    沒有遇到危險,沒有遇到鬼物顧誠等人還不開心,不是因為他們賤,而是這本身就不對頭。

    在地獄道這種邪異之地當中,四除鬼魅殺機才是正常的,結果現在卻是什么都沒有,什么都不存在,看似平和,但實際上這才是最大的兇險。

    未知的存在才是最恐怖的,放在眼前的危險反而有著各種辦法去應對。

    譚自在這時候忽然道“你們有沒有一種感覺,我怎么好像覺得有人在盯著自己”

    相比與其他人,譚自在有一個優點,那就是他的感知異常的敏銳。

    這可不是什么功法帶來的,而是他這多年小心翼翼,在靖夜司各種大戰之時察覺到危險茍出來的。

    當初他那么多同僚都死在了各種邪異事件當中,只有他活到了最后并且還成為了鎮撫使,這可是跟他那敏銳的感知是分不開的。

    聽到他這么一說眾人這才發現,的確是有個目光停留在他們身上。

    之前他們還以為這些人是隊伍里的其他人呢。

    畢竟他們這些人雖然是在聯手探索地獄道,但實際上卻是個懷心思的。

    顧誠跟江南道武林都互相看不順眼,李天青又暗恨顧誠和譚自在,所以的互相瞪對方幾眼都是很正常的。

    結果現在眾人圍繞著一圈互相對視著,但那股感覺卻是仍在,這可就有些不對了。

    燕北宮環視一周,沉聲道“那目光就是從我們自己人身上傳來的,你們有沒有感覺,我們中央,好像多了一些人”

    顧誠也是道“的確是多了一些人,諸位可以看看地圖,地獄道的地圖畫的雖然是十分粗陋的,只能起到一個參考作用,但那上面卻是有著輪回宗自己所寫的批注。”

    圓德皺眉道“但有批注也是沒用,輪回宗雖然是我佛門一脈,但他們卻早就已經走偏了,所寫出來的梵文七扭八歪,就連我都認不得。”

    顧誠瞇著眼睛道“是認不得,但是其中有幾個字卻是能夠推斷出大致的意思來的,比如那個人字就在地圖的中段出現了好多次。

    所以輪回宗到了這個階段究竟發生了什么是死了一些人還是發現了一些人,或者是多了一些人”

    顧誠的話語讓在場的眾人都不禁后脊一涼,紛紛觀察起周圍的人來。

    別的還好說,在場的幾位也都是老熟人了,他們之間是不可能混入一些鬼東西的。

    所以眾人立刻將目光轉向了神霄霹靂堂帶來的那些弟子。

    在場也就只有神霄霹靂堂帶來的弟子是最多的,這其實讓在場的眾人也是有些不滿的。

    神霄霹靂堂在打什么算盤他們知道,無非就是想著多個人便多一份機緣,在這種詭異之地危險雖然多,但機緣也是一樣多的。

    哪怕這些弟子中有一個人有所收獲,其他人都夭折了那也是值得的。

    但問題是他們這是在聯手探索這鬼地方,你帶著這么多人來,實力還都參差不齊的,不出問題還好說,出了問題他們可都是拖油瓶,就好像現在這般。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林長老也不能沒有表示了,他厲喝道“都給我按照年齡站好了挨個報姓名”

    那些神霄霹靂堂的弟子也是神色一緊,連忙開始挨個報數,證明自己不是混入其中的鬼物。

    顧誠也在盯著那些人,不過他偶然間一掃腳下,卻是有些頭皮發麻。

    他腳下有影子

    有影子沒什么奇怪的,但問題是他們這是在哪里

    幾十里深的地下洞窟地獄道,周圍陰氣彌漫,甚至連一絲光源都沒有。

    在場的人中,的哪怕是神霄霹靂堂帶來的那些弟子實力都在七品之上,所以他們單純依靠感知便能夠夜視的,所以也沒有火把等照明光源。

    既然沒有光源,又是哪里來的影子

    “都別動看自己腳下的影子”顧誠忽然大喝了一聲。

    在場的眾人都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腳下,李天青還不屑道“你喊什么喊大驚小怪,影子又怎么會出問”

    李天青猛然間反應過來什么,頓時把最后一個字給憋了回去,一臉的駭然之色。

    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眾人的影子竟然開始呈現出一種立體的感覺來。

    周圍的一切雖然都是漆黑無比,但那影子的顏色卻是猶如流動的墨汁一般,竟然有一種黑的發亮的錯覺。

    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他們的身上,那些影子的頭部竟忽然裂開,浮現出了一只獨眼來。

    之前凝視著他們,多出來的那些其實不是人,正是他們自己的影子

    “妖孽鬼物,也敢放肆”

    圓德冷哼一聲,直接一拳砸落,佛光瞬間爆發,將影子砸成了一堆墨汁的模樣溢散而出。

    但下一刻,那些液體一般的碎片竟然重新聚攏起來,又化作了圓德的模樣,周圍輪廓甚至就連僧衣上的皺褶都是一模一樣的,睜開邪異的獨眼望向他本人。
真人捕鱼下载 内蒙古快三遗漏一定牛 广州股票配资 p2p投资理财平台靠谱吗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孔雀聊天快乐飞艇 武昌鱼股票 白小姐开奖数据 短线王股票软件怎么 如何理财 贵州11选5乐选玩法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福建22选走势图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码 宁夏11选5在哪购买 睿新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