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六百七十三章 得民心者得天下

    浩浩蕩蕩的幾輛馬車,即將進村。

    “站住,不站住我可喊人啦!”站崗的小伙子拿著破棍子嚷道。

    站住個屁,任公信急忙小跑趕了過來。

    他正在村邊使喚長工,讓給家里拾掇柴火垛呢。

    任公信瞪著村里執勤的小子,對準腦瓜子上去就是一撇子。

    多虧他在場。

    讓誰站住吶?你是不是瞎?看不到那車輛即使被遮掩了一番也寬大到與普通馬車不同?

    搞不好就是國公府來人了。

    咱村里有個叫宋福生的,很吸引貴胄,比如和陸公子那樣的人物常來常往你不曉得?

    不,如若是陸將軍來了,不一定是宋福生吸來的。

    陸公子總來任家村,至于是被誰吸來的咱心照不宣。

    總之,在任公信眼中:有的村民實在到發傻。是,村里現在不讓進外人,可你要因人而異,你不能誰的車都攔,你敢一視同仁那是缺心眼。

    雖然任公信制止的及時,但是小伙子那一嗓子還是將奶磚房和辣椒房的村民嚷了出來。

    同時,打先鋒騎馬的順子,也聽見了那句喝令。

    順子:“……”

    我天,一年一年也遇不見敢攔他們車的,你還別說,冷不丁的聽到讓站住還挺新鮮。

    宋福生從車里探頭道:“是我,讓我們先進村再說。”

    將頭縮回車里后,宋福生就與陸畔解釋:

    “說來話長,這站崗放哨,還是我定的。

    我下的命令,水患過后,甭管誰來也不能隨意進村。

    這不是哦啊外面總有討飯的來,也是怕有的村民在外面串親戚被過了病氣。

    他們東躥西躥不要緊,但是身上沾了臟東西回頭進村,擔憂再給別人過了病氣,日子一久,那不是全村就完了嘛。”

    陸畔問:“那有急事,必須要出門的呢。”

    “必須要出門的,回頭進村,先在村口窩棚里住幾日,觀察觀察。先看看他咳嗽迷糊惡心不,啥毛病沒有,再讓回家。”

    可是此刻,宋福生說完,忽然意識到,有種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這特娘的,自個考完試回來不會被隔離吧?

    自己被隔離不要緊,他可是帶著客人來的,總不能讓陸畔與他一起住窩棚吧?

    面子上不好看,也沒有那么辦的。

    哪有朋友來家過節,先讓人家在窩棚里對付幾日才可以登他家門?

    陸畔一句話沒說,眼里含著笑意看宋叔糾結,往嘴里扔了一顆話梅。

    此時,車外的村民們都知宋福生回來啦,各個很興奮。

    團長,考的咋樣啊?

    族長爺已經報廢算是指望不上了,你能不能讓咱村出個舉人啊?

    宋福生先下的車。

    他尋思搶在陸畔聽不著前,趕緊安撫村民別隔離他,讓他回家。

    這樣的話,他就能保住面子,免得在陸畔面前很尷尬。

    “那個什么,先別問考的咋樣,先說重點。都聽我講,我回家自己隔離去,不會亂走,就是不住棚子住在自個家,等回頭送走客人再來棚里住,明白不?另外,我們家退出競選一二三等家庭,誰讓是我破壞規矩。”

    宋福生還沒有說完,有村民就大聲搶話道:

    “團長,您當然要回家了,你家里人都等著你哪。剛你阿爺還站在村口念叨你要家來啦,他得回去放糧煮飯。”

    “就是,考九日下來,人都要累壞了住什么棚子?你咋能有這種想法?”

    “團長,俺們都聽族長爺家的老三說啦,您讓俺們別亂走真是為俺們好。

    聽說外面有那娃被染了病站不起身啦?聽說慢慢的渾身都沒有勁兒,還有那喘不過氣的是不?

    要是沒有你之前給我們下死命令,俺家娃會不會也那樣?俺一想就后怕。”

    還有不明村民在后面搶話喊道:“我看誰敢給團長關進棚子的!給團長關進棚子作甚?咱族長爺回村也回家啦,”

    這一聽就是不明群眾,以為前方的村民們要給宋福生關起來。

    宋福生愣了下,抓住重點道:“族長爺也回家了?”

    “啊,才回來就讓俺們送回家了。”

    “對啦,團長,向您報告,眼下棚子里關的是他家老三,是族長爺下的口令。”

    宋福生扭頭看向棚子。

    任族長家的三兒子正在棚子前,默默地向宋福生揮了揮手。

    老三的心里話:

    等爹時,他尋思看看城里啥樣就四處瞎溜達。

    后來,回村的路上,為分散老爹科舉失利的心思,不停講述城里的慘樣。

    進了村后,他就又一頓向大伙講述團長真是為咱們好,如若沒有宋福生,你說萬一誰家娃染了那城郊疫病可咋整。你們不曉得,外面城池邊上那一片可慘啦。

    通過他干巴巴的講述,他硬是給大伙說感動了。

    都能感受到,那一瞬,全村村民空前一致的在聽完后思念宋福生。

    可是,就在那時,老爹戴著口罩,站在離他很遠的地方,突然下令道:

    “給他關起來,讓他瞎溜達。我和福生雖出村趕考,但沒去城郊染病的那個地方,我們身上可是干凈。他就不好說了,他去那里看過熱鬧。”

    老三此時望著宋福生,滿臉寫著:“團長,我爹好坑兒呀,我冤啊,您可要為我做主。”

    宋福生沖老三點了下頭:知道了,接著隔離吧。

    陸畔坐在車里,親耳聽著這種種,笑了下。

    前后來了個反轉。

    本來宋叔下車前很明顯有點擔心,轉回頭卻變成這樣。

    能讓一人幾人為你出頭說話,那叫人緣好。

    能讓許多人為你著想為你出頭,那才叫得人心。

    其實陸畔也想下車來著,想站在人群里聽村民們講這些,而不是坐在車里旁聽。

    但是他下車,這些人就要對他行禮。

    貢院門前也是,認不出他,他很自在,認出了,那些人即便為他獻詩詞也要弓腰敬上。

    他那份閑適的心情就跟著變了味兒。

    所以,一直以來,他很喜歡去宋家坐坐。

    那一大家子人見到他,表現的都很自然,哪怕相處中稍稍有些拘束,也比外面的人強上一些。他也能放松一些。

    至于最喜歡的嘛,當然是茯苓。

    因為……陸畔一笑:

    因為茯苓在他面前是最沒自覺的,他的身份在她那里總是顯得無關緊要。

    那是一點兒緊張也沒有啊。

    “回來啦?”阿爺比劃著煙袋鍋。

    宋福生也離很遠就揮手:“回來啦!”

    當宋茯苓聽到外面熱鬧非凡跑到大門口時,順子正好掀開簾子。

    陸畔抬眼間,笑看著她下車。

    :。:
真人捕鱼下载 浙江11选五奖结果走势 股票投资顾问公司排名 小额理财 股城模拟炒股网页 云南时时彩官网平台 体彩排列三排列五预测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 江西快三开奖走势 山东11运夺金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和质押 福建11选5组选3玩法 广西11选五平台 北京快三开奖时间查询 河南快赢481玩法介绍 2012年股票推荐 湖北快3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