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203章 有苦說不出

    第1203章 有苦說不出

    第1203章 有苦說不出

    姚氏不可能一直病下去。

    特別是在葉老夫人日日在小佛堂給佛祖上香,求佛祖保佑她早點康復的情況下,就更不可能一直病下去。

    所以原本打算病上大半個月甚至一個月的姚氏,不到十天的時間就痊愈了。

    姚氏痊愈以后,去向葉老夫人請安,感謝葉老夫人對她的愛護。

    葉老夫人一臉欣慰的說:“幸好你沒什么大礙,不然我老太婆的罪過可就大了,你可是因為服侍我這個老太婆才病倒的。”

    姚氏連聲說不敢。

    她自認為扳回一局,也沒怎么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結果沒過兩天,外面就傳遍了:鎮國公世子夫人身子不好,是個病秧子的說法。

    傳言說她只是給國公夫人侍疾了兩三天,就病倒了十來天,反倒累得國公夫人天天給佛祖上香,求佛祖保佑她早日康復。

    一時間外面都在傳,鎮國公府葉老夫人是個天上地下、古往今來,都難得一見的好婆婆。

    姚氏攤上這樣的好婆婆,簡直是祖墳冒了青煙,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后來傳著傳著不知怎么的,又變成了:姚氏身體單薄,于子嗣上頭有礙,影響鎮國公府世子開枝散葉。

    姚氏娘家不顯,自己本身也沒有什么得力的人手,所對外面的傳言一無所知,。

    等后來她知道的時候,外面已經傳的沸沸揚揚,該知道的不知道的,全都已經知道了。

    而且一個個都說她運氣好,福氣好。

    明明娘家不顯,卻能嫁進國公府,成為世子夫人。

    明明身體單薄,在子嗣上頭有礙,鎮國公府這樣的高門大戶,居然沒有讓世子休妻另娶,反而一直任由她霸占著世子夫人的位置不放。

    并且鎮國公府葉老夫人待她寬厚,見她生病,還為了她親自給佛祖上香,請求佛祖保佑她早日康復。

    這樁樁件件加起來,怎么看怎么讓人羨慕。

    姚氏有苦說不出,向鎮國公世子抱怨外面的人胡說八道,敗壞她的名聲。

    誰知鎮國公世子不但沒有安慰她,反而一本正經的說:“我覺得這話說的挺對的。”

    姚氏生氣說鎮國公世子一點也不關心她,鎮國公世子這會兒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看著姚氏似嗔似怒的眼神,忽然來了興趣,拉著姚氏求歡。

    自從發生了兩個通房丫頭的事情之后,姚氏也確實沒有和鎮國公世子好好在一起過。

    原本就是年少的夫妻,又正值新婚沒幾個月,不說蜜里調油,恨不得時時處處在一起,也會下意識的想要多接觸一些。

    此時鎮國公世子愿意哄她,姚氏也就半推半就,從了鎮國公世子。

    這場情事并不盡興。

    原因在于,鎮國公世子提出的許多要求,姚氏無法接受。

    鎮國公世子不盡興,說姚氏古板不知趣,姚氏說鎮國公世子輕賤、羞辱她!

    鎮國公世子不高興道:“之前那兩通房丫頭服侍本世子的時候,對本世子的要求可喜歡的不得了。”

    “巴不得本世子再多提些要求。”

    “同樣都是女人,怎么到了你這里就變成本世子輕賤、羞辱你?”

    剛剛經過運動的姚氏,臉色緋紅一片,眼睛里水霧彌漫,整個人氣得直打抖。

    她厲聲道:“我是什么人?那兩個賤婢又是什么人?”

    “那兩個賤婢奴才一心討好世子,想要飛上枝頭變鳳凰,本來就是討人歡心的玩意兒,自然世子想要怎么樣都成。”

    “可我是世子三媒六聘,八抬大轎、堂堂正正抬進鎮國公府的世子夫人,世子把我看成討人歡心的玩意兒,用來和兩個賤婢相比,這還說沒有輕賤、羞辱我?”

    鎮國公世子:“你簡直不可理喻!”

    在鎮國公世子看來,夫妻敦倫之事,本就是人之常情,偏姚氏矯情,在床上還要端著身份,使得夫妻之事都失了樂趣。

    姚氏卻覺得,鎮國公世子把她看成通房、女支子之流,所以才會對她用這些下流的招數。

    鬧到這個程度,自然繼續不下去。

    兩人不歡而散,一連好幾天都互相擺臉色,誰也不肯先低頭。

    鎮國公世子甚至一氣之下搬到書房去。

    這件事很快傳到葉老夫人耳朵里。

    雖然不知道兩人鬧矛盾的原因是什么,不過既然鎮國公世子連屋子都不回,可見這回矛盾鬧得挺大。

    這就說明,姚氏并沒有把鎮國公世子的內院打理好。

    葉老夫人又病了,依然還是姚氏去侍疾。

    姚氏想到上回侍疾的經歷,臉都嚇白了,生怕葉老夫人又趁此機會使勁戳磨她,然后再趁機往鎮國公世子屋里塞人。

    懷著這樣忐忑的心情,姚氏來到葉老夫人的正院。

    誰知這回,葉老夫人特別和藹,之前用在她身上的那些手段,一樣也沒有用出來。

    姚氏說是說在正院侍疾,實際上也就是動動嘴皮子的功夫。

    其實就連動動嘴皮子也是多余的。

    伺候人的事都是葉老夫人身邊的丫頭做慣了的,根本不用姚氏多吩咐。

    并且,葉老夫人這回也沒有往鎮國公世子身邊塞人,每天早早就放姚氏回去了,還讓她好生休息,不要像上回一樣,又累病了。

    姚氏對此十分迷惑。

    葉老夫人既不是要磋磨她,也不是要趁機往鎮國公世子身邊塞人,那天天叫她到正院來干什么?

    沒過兩天,姚氏的疑惑就有了答案。

    根據大夫的說法,葉老夫人的病情不但沒有好,反而變得更加嚴重了。

    可是在姚氏看來,葉老夫人面色紅潤,精神飽滿,沒看出來哪里有病的樣子。

    可是她不是大夫,在病情這件事情上,完全沒有質疑的立場和權利,更缺乏權威性和專業性。

    所以,只能認同大夫得出的結果,葉老夫人病情加重了!

    當婆婆的病情加重,做兒媳婦的當然要想辦法盡心侍疾,好讓當婆婆的盡快恢復健康。

    反正她這次侍疾,又不需要干什么苦差事,只需要隨口吩咐幾句就好。

    這種既不用出力,又能撈到好名聲的事情,姚氏當然愿意做。
真人捕鱼下载 青海十一选五电子走势图 证券发行市场又可以称为 北京快3开奖手机版 山西休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东方6十1综合图 黑龙江11远五 366娱乐城网上百家乐 湖北体彩什么时候开 好彩1中奖规则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跨度走势 内蒙古快三开奖预测 五分彩定位胆怎么玩的 彩视播陕西快乐10分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形态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 排列三走势